“知识茧”、社会重建和中国未来

“知识茧”、社会重建和中国未来

作者:郑永年(新加坡国立大学东亚研究所所长) 在当今世界,没有其他任何国家像一个快速转型中的中国那样,需要通过知识重建来进行社会重建。在很大程度上说,今天的中国类似于春秋战国时代,...
阅读全文
数字技术为何让我们更抑郁了?

数字技术为何让我们更抑郁了?

撰文:英国《金融时报》 伊莎贝拉·卡敏斯卡 尽管有所有这些让我们相互连通的技术,其中有很大一部分本应让我们的生活更轻松更美好,但人们从未比现在更抑郁。 一个例证:英国国家医疗服务体...
阅读全文
“葛宇路”的生死

“葛宇路”的生死

作者:老愚(原载FT中文网老愚“剃刀边缘”专栏) 葛宇路是一个人的名字,也是北京一条路的名字。 作为人名,可以理解为宇宙之路,大气,略显浮夸,念起来算是顺口。若作路名,不免有点奇怪...
阅读全文
如何培养一个真正的双语宝宝

如何培养一个真正的双语宝宝

真正的双语能力是一种相对少见而美好的东西,这里的“真正”指的是能像讲母语那样说两门语言——对我们这些在学校以及后来的语言学习中磕磕绊绊的多数人,这都是很遥远的。 高超的双语能力可能...
阅读全文
手机为何成了“电子鸦片”

手机为何成了“电子鸦片”

近日一款拥有数亿玩家的手机游戏因导致小学生上瘾而成为众矢之的,甚至有人把这款游戏称为“电子鸦片”。但平心而论,开发游戏的目的就是吸引玩家,致瘾性是所有游戏的内在属性,只有强弱之分,...
阅读全文
我们如何对抗恐怖主义威胁?

我们如何对抗恐怖主义威胁?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首席经济评论员 马丁•沃尔夫 在2016年,一个人在欧盟(EU)境内被恐怖分子杀害的机率,仅为被闪电劈死的机率的5倍;死于其他原因的凶杀的机率和死于运动事故的...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