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拍之父”30年每天自拍一张 记录衰老过程

  •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08日 所属分类:人物

在“自拍”出现前,卡尔-拜登就每天拍下1张自己的黑白照片,接下来30年,他每天都这样做。

拜登的“每日”计划到上周四正式满30年,但他表示没想停下来。拜登这种忠实审视死亡与衰老的做法,让他获得“自拍之父”的封号。他是波士顿学院的一名教授。

几十年的岁月,浓缩在短短2分钟里。

他承认自拍风潮帮助他的项目提高了知名度,这些年来,照片在波士顿、纽约市等地的美术馆展出。

他本周开玩笑说:“如果不是自拍热,我大概会和以前一样匿名拍照片,那也是我之前希望的。”

曾两次展出照片的波士顿一家画廊的主人Howard Yezerski表示,拜登的照片能一直拍下去,是因为照片反映了很多普遍的主题,从死亡到人类某种对不朽的执迷等等。

他说:“这是个人的,同时也是普遍的。他在记录一段生命,或者至少是生命的一方面,我们都与此相关,因为我们都在同一条船上,都会死亡。”

“自拍之父”30年每天自拍一张 记录衰老过程

拜登这种忠实审视死亡与衰老的做法,让他获得“自拍之父”的封号。

1987年2月23日,现年64岁的拜登悄然开始了他的自拍计划。摄影师安迪•沃霍尔前一天刚去世,距离脸谱网问世还有将近20年。他尝试拍下与第一张相同的照片,采用同样的面部表情,使用相同的35毫米相机、三脚架、背景和灯光。

他说:“拍照就像刷牙。我拍下照片,然后继续过一天的生活。这并非任何神圣仪式。”

为了让照片保持一贯的风格,拜登还付出了其他代价。他有意不蓄胡须,发型也一直很简单。

拜登解释说:“这些都保持不变,这样才能看出照片所表现的衰老过程。”

除了死亡,拜登说照片还触及了痴迷、渐进的改变和完美的概念。

他说:“我尽可能每天都拍一样的照片,但每天都失败。除了衰老,总有那么点儿东西是不同的。”

在大约1.1万张照片中,拜登的外貌随着时间的改变没有太剧烈。但在2001年,拜登接受了治疗前列腺癌的化疗,明显消瘦了。

目前他的病情缓解,就像随后的照片中那样,拜登迅速恢复了。他说,那段时间带来的唯一持久变化,就是他的眉毛,它们没有再长回原来的样子。

(综合中国日报、Dailymail.co.uk报道)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