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情人意交相感应:绿肥红瘦海棠花

  •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08日 所属分类:乐活

花情人意交相感应:绿肥红瘦海棠花

海棠枝干峭立,高可达8米,树冠广卵形,树皮灰褐色。叶互生,椭圆形至长椭圆形,基部楔状,叶柄细长。花5-8朵簇生,伞形总状花序;未开放时红色,开后逐渐变为粉红色,多复瓣,单瓣者少。果近球形,黄绿色。

据《群芳谱》记载:海棠有四种,皆木本:贴梗海棠,垂丝海棠,西府海棠,木瓜海棠,习称“海棠四品”

海棠原产我国海拔2000米以下的华北、两南、华东山区和草原,大约于18世纪传到欧洲。这一说法与李时珍关于海棠名称的解释不同,然而更切合实际。海棠自古就是园林、庭院中著名的观赏花木,有“国艳”、“花中神仙”之称,历来为人称道。

四川海棠最甚,尤其是所产的西府海棠一向享有盛誉,遐迩闻名。《益都方物》载:“蜀之海棠,诚为天下奇绝。”唐代薛能咏云:“四海应无蜀海棠,一时开处一城香。”宋人沈立唱道:“岷蜀地千里,海棠花独妍……”诗人陆游中年时曾漫游四川,目睹了海棠花开的盛景,提笔写道:“成都二月海棠开,锦绣裹城迷巷陌……”离开四川40年后,他仍然梦绕魂牵成都海棠的迷人景象,写下了有名的《海棠歌》:“我初入蜀鬓未苍,南充樊亭看海棠。当时已谓目未睹,岂知更有碧鸡坊。碧鸡海棠天下绝,枝枝似染猩猩血。蜀姬艳妆肯让人?花前顿觉无颜色。扁舟东下八千里,桃李真成奴仆尔。若使海棠根可移,扬州芍药应羞死……”随后,他又写下了“蜀地名花擅古今,一枝气可压千林”;以及“为爱名花抵死狂,只愁风日损红芳”;“贪看不辞持夜烛,倚狂直欲擅春风”等句,品读这些诗文,能感受到诗人梦中见花时心灵的颤动和心潮的澎湃,也说明四川海棠不愧为天下第一,难怪有人称之为“蜀客”。

花情人意交相感应:绿肥红瘦海棠花

海棠绿叶圆柔,枝干莹润,花朵红白相生,涵蕴着梦幻般的光晕。更可贵的是,这圆、润、晕三个特征不是自成一调,而是天然组合,相映生辉,使海棠既具有柔情似水的靓女神韵,又不乏诗情如火的雅士风范,让无数游人在赏花时由花想人,因人想花,花情人意,交相感应,生发出许多美好动人的趣闻轶事。一次,唐明皇见到“被酒新起”的杨贵妃那粉面含春、娇慵偃仰的醉态,顿时想到海棠,动情地指着她说:“此乃海棠花睡未足耳。”其后海棠就有了“睡美人”、“醉美人”的雅号。宋代大诗人苏东坡就此专门写过一首《海棠》诗:“东风袅袅泛崇光,香雾空潆月转廊。只恐夜深花睡去,故烧高烛照红妆。”此诗表面未着海棠一字,但巧妙地借唐明皇“海棠睡未足耳”的谑语,谓借月光欣赏海棠意犹未尽,要点燃蜡烛细看才过瘾,这一方面表现了诗人的豪放性格,也把月夜海棠的娇倦之态写活了。和苏轼同时代的大学士吴芾咏海棠手法翻新,他在《和泽民求海棠》一诗中写道:“君是诗中老作家,笑将丽句换名花。花园诗去情未浅,诗为花来语更嘉。须好栽培承雨露,莫令憔悴函尘沙。他年烂漫如西蜀,我欲从君看绮霞。”这是一段以诗换花的佳话,不仅写活了海棠的神韵,也把作者诗情如火的雅士风度写活了。此外,唐人贾肥把海棠当作“花中神仙”的逸闻;清代曾国藩以海棠为“名友”的佳话,也都广泛流传,给人以无限的遐想。

海棠花蕾呈朱红色,稍开后如胭脂点染,色变粉红,盛开后似明霞灿烂,花落之际又如宿妆淡粉。面对这一自然现象,宋代诗人张元幹以“万点胭脂遮翠袖”形容,宋祁用“长衾绣作地,密帐锦为天”描绘。细品之后,觉得这是在总写其貌。赵惇“东风用意施颜色,艳丽偏宜著雨时”之辞,才是细写其真。两诗合起来说明,观赏海棠花的最佳时间是花朵半开半放之时。之所以这样说,有何希尧的《海棠》诗作证:“著雨胭脂点点消,半开时节最妖娆。谁家更有黄金屋,深锁春风贮阿娇?”欧阳玄描绘得更加真切:“点缀春风只一枝,此花犹是半开时。”还有郑谷的“秾丽最宜新著雨,妖娆全在欲开时。朝醉群吟看不足,羡他蝴蝶宿深枝”之诗,也明白地告诉我们,海棠花在欲开未放时色彩最鲜明艳丽,蝴蝶以此为家,人们朝醉暮吟还嫌不足。

海棠花艳于寒梅,素于桃李,有独具的美质,故此人们欣赏之时,往往由此着笔解语人生,寄寓无限感慨。如南宋诗人陈与义在《春寒》诗中以“海棠不惜胭脂色,独立濛濛细雨中”之句,歌颂海棠在春寒中独立不移,敢和风雨抗争的品格,勉励自己在困境中昂然挺立,负重前行。金代诗人元好问《同儿辈赋未开海棠》诗托物寄情之意更明,诗云:“枝间新绿一重重,小蕾深藏数点红。爱惜芳心莫轻吐,且教桃李闹春风。”这哪是诗人在用笔描绘海棠,而是在用心和海棠对话。诗人勉告深藏在花丛中含苞待放的海棠,千万要爱惜自己的芳心,不要轻易吐放,让那些先花后叶哗众取宠的桃李在春天中去得意嬉闹好了。当然这只是诗面上的意思,潜藏在诗底的是以花起兴,向儿辈说明为人要谦虚谨慎,处世要藏而不露。宋代女诗人李清照的海棠诗寄情方式更加巧妙,请看她的《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诗人写此词时正值金兵南侵之际,丈夫病死途中,个人居无定所,到处颠沛流离,其生活凄苦可想而知。但风雨过后,她描写海棠依旧,这不暗示她以海棠自喻,没有被国难家仇压垮而依然和从前一样么?后面的“绿肥红瘦”,回答无限凄婉,却又含蓄深沉,告诉我们枝繁叶茂而花朵凋零的景象固然凄清,但绿枝尚在,果实已成,大可不必悲痛欲绝,前途是充满希望的。全诗写花及人,意境深远,状物抒情达到了高度的统一。

海棠花美艳有余,香味不足,体现在诗文中,咏香气的篇章自然少见。温庭筠的“岛回香尽处,泉照艳浓时”之句,顾非熊的“艳繁惟共笑,香近试堪垮”之联,可算写到了香,但只是蜻蜓点水,轻描淡写而已。难怪晋朝大富豪石崇曾对海棠花说道:“汝若能香,当以金屋贮妆。”北宋文人刘渊材说过,自己平生无所恨,所恨三件事:“一恨鲥鱼鲜美而刺多,二恨金橘形色味俱佳而太酸,三恨海棠娇艳而无香。”诗人王方君不知是出于嫉妒还是惋惜,望海棠而兴叹说:“只为人前逞颜色,天工罚取不教香。”为什么海棠有“国色”而无“天香”呢?民间有个传说。一天,花神玉女经嫦娥许可在广寒宫里拿了一盆仙花,不巧刚出门就碰到了王母娘娘。王母娘娘不愿意将此花送给别人,一边训斥嫦娥,一边夺过玉兔手中的石杵将花神手上的鲜花打落。打落的这盆仙花在空中徐徐飘落,眼看就要掉在一个养花老人的园中。老人有个女儿叫海棠,当时正在喂鸡。当老人抬头看到一盆花突然从天而降时,连忙伸手去接,同时高喊“海棠,海棠”,意思是叫女儿前来帮忙。老人接过花后见它长得和女儿一样妩媚娇嫩,便高兴地将这盆花称为“海棠”。从此,海棠在人间安家落户,但它的香魂却在半空中飘走了,这就是人间见到的海棠艳而不香的原因。

名人爱海棠的雅事很多,古今都有。据说宋代大文豪苏轼因讽刺新法被贬至黄州后,每年海棠花开时必到定惠院东小山一株海棠下饮酒赋诗,与友唱和。其一是:“江城地瘴蕃草木,只有名花苦幽独。嫣然一笑竹篱间,桃李漫山总粗俗……明朝酒醒还独来,雪落纷纷那忍触!”后苏轼从黄州改贬汝州,行装简朴但没有忘记携带海棠树苗。中途到其弟子邵民瞻家探望时,亲手将一棵树苗栽植在邵氏天运堂前。此后苏轼常在信中记挂询问:“海棠无恙乎?”邵氏回信亦必奉告一句:“海棠无恙。”从那时到现在已900多个春秋了,传说天远堂海棠六枯六荣,至今尚在。近代周恩来总理不仅爱海棠、赏海棠,而且在住地中南海西花厅院内亲手种植海棠,还经常以海棠为礼物传情达意。1954年春天周总理在瑞士日内瓦开会之时,海棠花盛开,邓颖超便剪下一枝制成标本,压在书中托人捎去,让远在万里之遥的丈夫闻到祖国的花香,感到亲人的温暖。宋庆龄同志也喜欢海棠,20世纪60年代每年海棠花盛开时,周恩来都要派专人采摘几枝风姿绰约的西花厅海棠给她送去,以示友谊清新纯洁,地久天长。

然而历史上也有不爱海棠的名人,杜甫就是一个。这位诗圣书读万卷,路行万里,无花不吟,无物不写,可他的诗集中唯独不见一首海棠诗。对此梅尧臣说:“当时杜子美,吟遍独相忘”;徐竹隐云:“子美无诗到海棠,酒边游戏略平章。”金大用咏:“少陵不赋海棠诗,留得风流相国词。”这三人都认为杜甫熟悉海棠但不喜欢,故而不题诗。杨万里则不以为然,说:“岂是少陵无句子,少陵未见欲如何?”王十朋说得更明白:“杜陵应恨未曾识,空向成都结草堂。”欧阳玄进一步肯定了这种看法,写诗咏道:“点缀春风只一枝,此花犹是半开时。若令老杜如今见,便是无情也赋诗。”这些意见集中到一点是:杜甫不题海棠诗是因为不认识它。真的如上述诗人所说,杜甫不写海棠诗是“不喜欢海棠”或“不认识海棠”吗?不是的,实际情况是杜甫见过海棠,也深知真爱,怜惜有加,只因他母亲乳名叫“海棠”,为了避讳,他不能直呼海棠其名,更不能对海棠随意品评。因此,他对海棠的喜爱之情只能藏之于心,不能出之于口,援之为文。还好,王安石后来点破了个中奥妙:“少陵为尔牵诗兴,可是无心赋海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