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BM盲人女科学家浅川智惠子:我用科技当眼睛

  • A+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22日 所属分类:人物

作者:英国《金融时报》中文网编辑 林匯棟

走进厨房做一顿可口的晚餐,或在公园里散步时跟熟人打声招呼,这些对于你我来说极其稀松平常的生活场景,在她的世界里,可能就是全部梦想。

她叫浅川智惠子,一位取得了IBM公司最高科技贡献荣誉(Fellow)的研究员,一位盲人科学家。

FT跟她的下午茶,定在北京香格里拉饭店“聚”餐厅。好在是下午,这间由米其林主厨坐镇的餐厅才不至于太喧闹。我提前到,点好两杯绿茶,点心若干。最担心的,还是不知如何与这位特殊的嘉宾面对面——说话时我该看着她的眼睛吗?还是最好盯着她背后的画作,或者干脆我也闭上眼睛吧……采访最后我得知,此类问题也曾在她刚加入研究所时,深深地困扰过她的那些同事们。

我正纠结,浅川博士来了。她黑发披肩,一头整齐的刘海,黑白搭配的素雅职业装扮,符合我对日本女性着装风格的预期。一位日籍男同事扶她入座,我的大脑里瞬间闪过她登上TED演讲台的一幕。

那是2015年10月的美国旧金山,浅川在演讲一开始说,“你或许认为很多事情我都做不了,因为我看不见。”“但是,还有许多事,我都能做。比如,这是我练习攀岩时的照片。我很喜欢运动,像游泳、滑雪、潜水、跑步等都喜欢。”

今天坐在我对面,她微笑着肯定地说,“我当年可是梦想着要去当奥运健儿的!”

然而,命运就这样跟喜爱运动还不爱学习的浅川,开了个巨大的玩笑。11岁时的一次游泳事故,让她开始逐渐丧失视力,到14岁时基本上就什么也看不见了。

即将初中毕业的妙龄少女突然失明,她的一生顿时暗淡无光。那时的浅川害怕再也找不回从前的自己,永远过不上朋友们的那般生活。不过,她轻轻地告诉我说,“其实,那是我错了。”

加入盲校高中,对于浅川来说,是个艰难的决定,意味着她再也不是正常人。也正是从那时起,一个坚定的信念在她心中萌发——“只要我开始做一件事情,就一定要把它完成。”

在上世纪70年代的日本,盲人就业选择也很有限,她担心失明会使自己将来找不到谋生的工作。而出于强烈的自尊,对她来说最重要的,又是得过上正常人的生活。那么,她必须主宰自己的命运。

盲校读书期间,她学会了用盲文阅读(Braille)。幸运的是,当时很多日本高校已经能接受学生通过盲文参加入学考试。顺利通过后,她衡量自己的条件,选择了英国文学专业,尽管毕业后成为盲人学校的老师似乎是她当时唯一的出路。

IBM盲人女科学家浅川智惠子:我用科技当眼睛

这位IBM公司的盲人女科学家说,“你越是身患残疾,越要熟悉最新科技,要开始运用新技术,因为它能弥补我们所缺”。

随着80年代一些新鲜事物的出现,浅川通过电视节目了解到,居然有盲人能成为电脑程序员,这让她深受鼓舞。那个没有互联网搜索的年代,浅川靠请教别人和打电话,终于找到一家可以对盲人进行电脑培训的学校,上了两年。

“你无法想象盲人学电脑有多难”,她有点不屑于解释这背后复杂的技术过程。大致就是,盲人们会使用一套名为Optacon的设备,拿着类似扫描笔的东西一行行采集文字,然后系统会把它转换成震动。

“一开始觉得要疯掉了,自己完全没有能力去学会这套系统。”她告诉我,让她坚持下来的就是前面那一句话:一旦开始,就去完成。

学习了两年电脑基础知识后,机会终于来了。当时IBM日本研究所要开展“英文-盲文转换”项目,浅川勇敢地报了名,自己也不清楚怎么就被面试官看中,获得了受聘为IBM访问研究员的机会。

1984年,她用一年时间发明了英文-盲文转换系统,在工作中学会了如何进行计算机科学研究。随后,在日常接触前沿科技的过程中,她发现完全可以把纸面上的盲文数字化。当时个人电脑才刚刚出现,接受测试的盲人很少有人掌握电脑技能,要设计一款方便使用的盲文编辑系统难度非常高。

浅川依然没有放弃。她不但成功发明了数字化的盲文系统,更在互联网出现后,发明了供盲人使用的网页阅读器,极大地增进了全世界盲人的教育福利。

她摸到桌上右手边的茶杯,捧起来小呷一口,接着重申了在多个场合多次强调的重点:“盲人的难题在于信息获取和移动出行。”

据世界卫生组织通报,全球有约2.85亿人存在视力障碍,其中3900万人彻底失明,2.46亿人视力低下。他们约九成属于低收入阶层,82%的盲人年龄在50岁及以上。

让盲人再次看得见,毫无疑问是浅川的终极目标,但她非常清楚,这很难。

“我是计算机科学家,不是梦想家。想做的事情很多,难在选择可行的项目。我们需要一个时间表,一件件来完成,不能只是做梦。”

她目前正在做的,是一套认知助手系统,借助计算机画面识别和语音识别,帮助有视力障碍的群体完成与人互动。不得不承认,说易行难。

在她自己制作的展示视频中,一个陌生男子打着电话从她身边路过,恰好说了一句“你好”,浅川就很自然地以为他在跟自己打招呼,好在智能的系统告诉她“那个人正在打电话”。

今天,在很多人将人工智能视为威胁的时候,渴望看见这个世界的浅川则坚信,科技能让我们的生活更好。“计算机不会取代人类,只会改变我们。”她掏出手机,向我展示了一款非常实用的小软件“货币识别器”(Money Reader),只需用手机扫一扫,盲人就能轻松分辨这是10欧元还是20美元。

我注意到,她开发的产品多以手机为依托。按照她的说法,就是“每个人至少都有手机,这样就不用再单独购买其他新设备了”。我提到自己曾见过一款智能眼镜,或许更实用。浅川点点头表示认同,但补充道:“这种眼镜的设计,必须让人感觉自然,外观还必须时尚。如果个头儿过大,就没人会使用了。”

她的目的很简单,就是设计一些盲人可以无障碍使用的产品。现在也有很多程序冒出来,但她说都不好用。增强现实(AR)的设计有很多难点,而一旦广泛使用,却能给有身体缺陷的群体带来很大帮助。

浅川强调,这类科技应该是面向普罗大众的,大家都能使用,就像助老设施一样,因为每个人都有老眼昏花的那一天。“我的座右铭是:永不放弃,不可能的事也能变为现实。(We can make impossible possible by never giving up.)”她说。

“我们需要在公共设施上增加更多的传感器。”是时候与时俱进,放开社会力量增加基础设施的传感器设置了,以造福全人类。

2017年初,浅川和研究团队在东京的大型购物区,开展了一次大规模的NavCog导航系统实地测试。他们在约21000平方米的区域内,设置了220座信号标,根据采集到的大量不同数据,制作了一张可用于本次计划的地图,最后的精度能达到一到两米。

“这就能够在恰当的地方给盲人提供适当的导航。”浅川举例说,比如“我想找一间能同时提供红酒和寿司的餐馆,或者我想找一家能够带一岁婴孩去的餐厅”,就可以直接对着沃森(IBM Watson)交互界面说出来。这个系统还支持坐轮椅的人,导航系统可以避开楼梯。

“当然了,像你这样的游客也适用。”她打趣地说。“现在,我的盲人朋友们,也能很愉快地在商场里购物了。”

她又露出了微笑。喜欢哈利波特的浅川,据说从这位苦难中成长的魔法师身上,“学到不少”。她对我说,当今世界,“越是身患残疾,越是要熟悉最新科技,要开始运用新技术,因为它能弥补我们所缺。你还得刻苦学习,永远挑战自己,放弃就意味着失败。最后,你还应该乐于社交。我非常确信,健全人只是对与残疾人接触感到陌生而已。”

我一个劲儿点头,差点把自己采访开始前的那种纠结全盘托出,但似乎依然被浅川看透了心思。

她告诉我,“刚加入IBM的时候,他们不知道该如何跟我打交道,怕言语不注意伤害到我,比如不敢当我的面谈论电视节目。现在,当相互间成为朋友后,他们已经毫无顾忌了!”(FT中文网)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