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峰向导”夏尔巴人的别样人生

  • A+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3日 所属分类:世面

2014年4月20日,随着又一具夏尔巴族向导的尸体被抬出山区,这一次珠穆朗玛峰南坡雪崩遇难者已增至15人。尼泊尔旅游部官员确认,仍有人下落不明,但搜救已经结束。

50岁的夏尔巴族老向导诺布策林说:“我们没有别的可干,大部分夏尔巴人以此为生,这已经成为我们的传统。”

“珠峰向导”夏尔巴人的别样人生

“全靠运气”

比诺布策林小24岁的旺迪也是一名夏尔巴族向导,他所在的登山公司名为“顶峰徒步”。按照原先计划,旺迪将带领13名英国人向珠峰发起冲击。

18日清晨,旺迪和其他夏尔巴族同伴一起从海拔5334米的南坡大本营出发,打算到将近1100米之上的2号营地提前为登山者搭设帐篷。只是,在5800米的昆布冰川旁,雪崩突然袭来。

按旺迪的说法,自己能活下来,“全靠运气”。

“一大块冰突然从山上滑下来,我没想到我能活下来,”曾三次登顶珠峰的旺迪说,“活下来真高兴。”

由于旺迪和助手绑着安全绳躲在一块冰后,倾泻而下的冰雪没有将他们掩埋。“我们能这样做是因为我们在(队伍)前面,”旺迪说,他身后的10多个人也幸免于难,但再往后的同伴没能躲过这场雪崩。

“冰雪落下的时候我们什么也看不见……我们在那块冰的后面待了5分钟,等我们回到大本营,已经是上午11点左右,”旺迪说。

“总有危险”

这场雪崩发生在珠峰一年中最“繁忙”的季节。通常情况下,5月中下旬是登顶的最佳时机,数以百计山友眼下正在南坡大本营加紧适应环境。

问题是,当珠峰发生历史上死亡人数最多的一起山难后,探险者们还要按原计划继续前行吗?

按“香格里拉徒步”公司员工杰万·吉米雷的说法,夏尔巴族向导们此刻难以同他们的外国客户商谈这一问题。这家登山公司的4名夏尔巴族向导在雪崩中遇难,另有1人失踪。

“可能要到一周以后才能决定是否继续攀登,”吉米雷说,“双方眼下保持着距离,但客户最终要接受夏尔巴人的决定。”

曾两次登顶珠峰的向导拉帕认为,由于夏尔巴人受到更好的专业培训,眼下攀登珠峰的安全系数与十年前相比已提高80%,但“这份工作总会有风险”。在18日的雪崩中,拉帕的表亲昂卡吉不幸身亡。

“我们的朋友和兄弟死了,”也曾登顶珠峰的夏尔巴人巴桑说,“这就是我们的工作,总有死亡的危险。”

“养活家人”

美联社发布的一篇文章中这样描述夏尔巴人工作的危险性:一整年没有一个人葬身珠峰的情况非常罕见。

不过,曾经是尼泊尔最贫穷、最孤立的夏尔巴人如今也有了学校、手机,以及自己的中产阶级。这一切,都要归功于每年为尼泊尔创收数千万美元的“珠峰经济”。

“我们对于自己从事的工作没有问题,”出生于珠峰脚下的夏尔巴族小伙子达瓦多吉说,“这份工作能帮助我们养活家人,供孩子上学。”

按他的说法,夏尔巴族向导比尼泊尔国内大部分人赚得多,但如果没有外国人来登珠峰,夏尔巴人就会面临失业,“他们需要我们,我们也需要他们,这是个双赢的局面”。

尼泊尔眼下人均年收入仅有大约700美元,而一名夏尔巴族向导依靠每年3个月的登山季就能赚取大约5000美元。按照当前行情,一名登山者攀登珠峰的费用至少10万美元。

而说起那些死于山难的夏尔巴族同胞,达瓦多吉认为,他们只是运气不好。

在加德满都经营着一家徒步装备商店的30岁向导尼马登津同样对山难毫无惧色。他承认,与外国登山者相比,夏尔巴人在山中面临的风险加倍,“死亡和伤病是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已经因为这座大山而失去许多同胞,但我们必须齐心协力,继续我们的工作”。(新华社/刘一楠)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