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 A+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3日 所属分类:文化

法国涂鸦艺术家Seth(Julien Malland)一直在周游世界中寻找涂鸦的灵感,尤其钟爱被人遗忘的角落,比如非洲贫民窟的棚屋、印度洋上的船帆、火山毁坏的村落。2014年冬天,他在康定路600号的拆迁工地中,再次留下了他标志性的孩子与梦想的形象。在那之前,他回答了私家地理关于他旅行和创作的问题。图:Julien Malland 采访:钱成熙

2003年我刚丢了工作,于是开始了我的第一次环球旅行。起初这只是一次单纯的旅游,因此我也很少有机会遇到当地居民,无法真正体验和进入当地生活,我开始觉得沮丧。那时候我在法国已经画了7年墙画,到达巴西时我开始寻找当地街头涂鸦的场景,并和当地人一起画。从此,这就完全改变了我的旅行方式,以及我探索和了解不同国家的视角。从那时起,我再没停止过旅行中的创作。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我总是尝试让自己进入我作画当地的现实生活。社会或者政治问题是这个现实的一部分,也会影响到我选择画的主题。我曾在巴勒斯坦一个避难所的墙上作画,或者是在拉丁美洲一些土着部落创作。在中国,我对那些正在拆迁的老街区很感兴趣,我喜欢在那里画画。

其实,我对世界的看法是相当灰暗的,不过,我不愿意将这点带到我的创作中去。我想在墙上画一点积极的东西。我为当地人作画,也为我自己,这就像是对我的悲观主义的一种治疗。

我希望人们在看到我的人物时,感受到对另一种生活的向往,哪怕只有几秒钟。我希望我的作品能带领他们暂时脱离他们的真实世界。其实对我来说,涂鸦也是我与这个经常碾压理想,或暗中将理想偷换为对物质的追求的世界一种对抗方式。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我使用孩子的形象来传递正能量和全球化的形象。我们每个人心中都生活着一个孩子,一个曾经的自己。我爱画那些做梦的孩子。我去过一些被贫穷和混乱折磨的地区,在那里,画孩子也是用一种简单和诗意的方式来讲述一些沉重话题的手段。不过,如果注意观察,会发现我的人物大多数没有面容。他们或者背对观看者,看着别的方向,或者闭着眼睛或干脆遮住脸。因为希望总是伴随着失望,我想表达出这一点来。如果只是画一张微笑的脸,那太不真实了!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世界只是用来涂鸦的墙

我印象最深的一次创作是在印尼。我去了一个避难所——一次火山爆发后,整个村子躲避在那里。我本来是要拍一群画传统蜡染布的女孩们,后来她们决定带我去看那个被摧毁的村庄。

那真是一片灰暗和凄惨的情景。房子都被毁了,但是一些墙还在。于是我们决定去画那些墙。我画人物,她们画布料上的图案。这是在火山喷发后,色彩第一次回到那个单一灰色的世界。我在那儿住了整整一星期,和Ani、Umi、Chukrus以及其他居民一起画画。这是我生命中最美的合作。(澎湃新闻/私家地理)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