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是空洞宇宙弥足珍贵的一个偶然

  • A+
发布日期:2017年05月02日 所属分类:新知

本文作者:马塞洛-格莱泽(Marcelo Gleiser),美国达特茅斯学院自然哲学阿普尔顿教席教授、物理学和天文学教授,著有《不完美的宇宙》。

要想提升每个人的认知能力,科学概念就必须是广泛适用的,它必须要让整个人类有所变化。但我觉得更为重要的是,它必须是定位人类角色的关键因素。科学概念应该能够帮助我们理解“我们是谁”“我们为何在此”,而且能够重新定义我们的生活方式,并指导集体性的未来。它让我们变得重要!

人类是空洞宇宙弥足珍贵的一个偶然

当今最接近这样定义的概念应该是:我们。在孤独星球上的人类,是独一无二且无比重要的。但是,哥白尼的信徒们真的认为我们对宇宙了解得越多,就越觉得人类渺小吗?我必须为现代科学申辩,人们总是指责它让人类的存在变成了空洞宇宙中无足轻重的偶然。但现代科学的旨意正好相反:人类确实是空洞宇宙的一个偶然,但是这个意外实在是太“偶然”了,所以显得弥足珍贵。

等等!真的如此吗?难道我们不是应该认为宇宙中有无数种生命,而我们只是其中之一吗?毕竟我们发现了越来越多围绕其他恒星转动的系外行星,惊人的世界正在我们面前逐步展开。而且,如果物理和化学的定律可以在宇宙中通用,那么我们完全有理由假设生命在宇宙中无处不在。那么,为什么我还要大声疾呼我们是独一无二的?

生命与智慧生命有着天壤之别。所谓的智慧生命并不意味着聪明的乌鸦或海豚,而是指拥有自我意识和科技思维能力的生命类型。也就是说,智慧生命不仅能就地取材,而且必须能用各种材料制造需要的工具来完成各种任务。我认为,尽管单细胞生命来自复杂的物理与生化环境,但绝不是我们星球的“特产”,因为,首先,这种生命几乎在地球生命条件刚刚成熟的时候就出现了,没有经过几百万年的沉淀与稳固;第二,“极端微生物”能在高温、酷寒、极酸性、放射性、缺乏氧气等极端情况下生长,这说明生命具有超凡耐力,完全能够在任何一种生态下生存。

然而,单细胞有机体并不一定就能进化为多细胞有机体,更不用说智慧的多细胞有机体了。生命总能在其环境中寻求最佳的生存之道,一旦环境变化,它们必须在新环境中努力求生。在这样的发展中,没有人能保证一旦出现生命,只要耐心等待,就一定会出现高级生物。生命的意义就在于创造智慧生命。这听起来有点像生物目的论,也极大地迷惑了人们,因为这样说起来我们就像是某个伟大计划的目标产物。地球的生命史无法证明进化是以智慧为导向的。在生命发展史上,有许多向复杂生物过渡的关键时刻,没有一个不是惊心动魄的:从原核生物到真核单细胞(之后30亿年内没有新的生物诞生),从单细胞、多细胞,到有性生殖,再到哺乳动物、灵长类哺乳动物,甚至Edge网站……每次质变都环环相扣,如果有毫厘之差,我们就不会在这里了。

让我们端详一下我们的星球,以及那些让我们成为我们的要素,我们就会马上意识到我们所在的星球是如此的与众不同:历史悠久、具有保护性并富有氧气的大气层;得益于唯一的卫星——月亮——十分稳定的转轴倾角;让地球表面生物免受致命辐射的臭氧层和磁场;能调节二氧化碳浓度,稳定全球温度的板块构造;太阳,作为一个相对较小却相当稳定的恒星,不太容易释放出大量等离子。面对如此复杂的系统,还一味相信宇宙中到处充斥着和我们一样的智慧生命的话,未免太过天真。

此外,即使在其他地方也存在着智慧生命(当然,我们没法排除这种可能,科学只能探索现实事物而没法排除可能性),那距离我们也非常遥远——事实上,我们很孤单。即使SETI发起紧密合作。如果我们是孤独的,而且只有我们明白生命的意义与生存的重要性,我们就获得了一种新的宇宙中心地位——这种中心地位比前哥白尼时代认定人类是造物主宠儿的中心地位更有意义。我们很重要,是因为我们与众不同,并且深刻理解自身的与众不同。

我们生活在这个伟大的宇宙之中,同时我们在这个有时显得有些愚蠢的宇宙里发明了语言和宇宙飞船,这两者是可以相互转化的。在发现其他智慧生命之前,我们的思考就是宇宙的思考,当然,有其他智慧生命的陪伴也无妨。(新浪科技)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