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往耶路撒冷接受“应许之地”的精神洗礼

  •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4日 所属分类:乐活

复杂、敏感、动荡、一触即发……这些都是一提到以色列就给全人类带来的印象。

复杂,不仅仅表现在世界三大宗教——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把耶路撒冷奉为圣地,而且还因为在这块土地上先后生存过的犹太人和巴勒斯坦人都声称自己是本地的主人、因为信奉伊斯兰教的和信奉犹太教的成为世敌、因为犹太教和基督教和天主教和东正教等等教派的长期争执……使这里成为地球妈妈交感神经的集聚点。地球妈妈产下的人类,就因为头脑里的那份信仰,在这块小小的弹丸之地搅出了一锅地缘政治的糊粥。

前往耶路撒冷接受“应许之地”的精神洗礼

犹太教、基督教、伊斯兰教都把耶路撒冷奉为圣地。

行前,旅伴从百度搜索出的百科介绍和地图,突然发现这是相互矛盾和重合的地域:

“巴勒斯坦是中东的一个国家,由加沙和约旦河西岸两部分组成。”“巴勒斯坦国是一个由居住在巴勒斯坦地区的约旦河西岸以色列占领区以及加沙地带的阿拉伯人所建立的国家。”

“以色列是一个位于西亚地区的国家,地处地中海的东南方向,北靠黎巴嫩、东濒叙利亚和约旦、西南边则是埃及。”

所有的地图展现的是同样的地域,标的却分别是以色列地图和巴勒斯坦地图。耶路撒冷,在这张图上是巴勒斯坦的首都;在那张图上是以色列首都。

一个根据1947年11月29日联大通过的第181号分治决议而在1948年建国、得到全世界各国承认是主权国家并被联合国接纳为正式成员国;一个是当年不承认联大分治决议长期武装抗争、直到1988年才宣布接受联合国第181号决议、开始和以色列签署和平协定、提出巴勒斯坦自治计划、1994年双方协议在加沙和杰里科实行有限自治、至今仍未成为联合国正式成员国……

究竟哪个才算是现代地缘政治意义上的主权国家?究竟是哪个占领哪个?

但当我们沿着当年“阿拉伯的劳伦斯”打通英军从西奈半岛插入奥斯曼帝国腹背的军事要地、红海小镇阿喀巴,过境进入以色列的边境小镇阿伦特,见到我们在以色列的地陪导游后,这复杂就被她的第一句话破解了。

毕业于海法大学犹太历史文化专业硕士、精通希伯来语的苏州姑娘,见面就给我们一张以色列地图,告诉我们:这地图边境之内的都是以色列国土、甚至包括戈兰高地,因为在以色列人看来,这些都是在以色列的实际而有效的主权控制之下的国土。只是在整个以色列国土之内有16个互不接壤的巴勒斯坦自治省,如加沙、伯利恒、拉姆安拉、杰里科等。在这其中因为自治程度不同而分为三种,当地称之为A区、B区和C区。A区实行的是巴勒斯坦的自治法律、由巴勒斯坦人实施行政管理;B区实行的是以色列的法律、由巴勒斯坦人实施行政管理;C区实行的是以色列的法律、由以色列人实施行政管理。在以色列生活的主要是信奉犹太教的犹太人、信奉基督教的阿拉伯人和信奉伊斯兰教的阿拉伯人。因为巴以长期存在的敌对,在各个自治区域边界建立的各种形式的隔离墙或设施,尤其在A区边界树立了明显的警告告示:不建议犹太人和信奉基督教的阿拉伯人进入该区域,如果擅自进入引发后果,以色列政府不承担法律责任。

我们进入以色列的第一夜住在位于约旦河西岸、死海西北约10公里的耶律哥,这里就是巴勒斯坦自治A区,导游告诫我们晚上别一个人出去。当晚国内的好友在微信上问,你们在巴勒斯坦安全吗?我对此只能这么回答:

从实际控制来说,整个以色列是一个国家,巴勒斯坦只是其中分散的16个自治区。我们在国内所百度到的以色列地图和导游给我们的以色列地图有很大不同。我们住的洲际酒店就是地处巴勒斯坦完全自治的A区耶利哥城。这里飘扬的是巴勒斯坦旗帜。只要不离开酒店很远,安全没有问题。其实身处所在的安全感和远观的安全感是有很大区别的。在以色列应该说整体安全感远高于其它地区……

要说复杂和敏感,更明显的例子就是哭墙。

哭墙并非残墙,而是一个建筑群的一部分。只是这墙所在的地方是犹太人为存放保存着摩西十戒石板的约柜而建的“第一圣殿”遗址。

公元前11世纪,大卫王建立了以耶路撒冷为首都的以色列王国后,大卫儿子所罗门于公元前10世纪(约公元前965年)继承王位,在锡安山上建造了首座犹太教圣殿所罗门圣殿,俗称“第一圣殿”。

前往耶路撒冷接受“应许之地”的精神洗礼

哭墙

公元前586年,入侵以色列的巴比伦人将“第一圣殿”付之一炬,数万犹太人被虏,沦为“巴比伦之囚”。半个世纪后的公元前538年,波斯王居鲁士大帝攻陷巴比伦,犹太人遂向波斯统治者提出在耶路撒冷重建自己宗教圣殿的请求。波斯王居鲁士爽快地答应了犹太人的请求,颁布赦令允许“巴比伦之囚”回到故乡并重建他们的宗教圣殿。于是犹太人陆续重返家园,在第一圣殿旧址上建造第二圣殿。

公元135年,罗马皇帝哈德良平定以色列人第二次反抗罗马的革命,耶路撒冷和圣殿几乎被夷为平地,数十万犹太人惨遭杀戮,绝大部分犹太人被驱逐出这一地区,分散于万国之中。

直到拜占庭时代,犹太人被容许每年一次于圣殿被毁周年日到第二圣殿的西墙残垣来,为祖国和民族的命运哭泣祷告,“哭墙”由此而名。

7世纪时,伊斯兰教兴起,阿拉伯人占据圣地,在犹太教圣殿原址上修建了岩石(也称圆顶、金顶)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其所在的圣殿山也同时成为伊斯兰教的圣地。

所以,所谓哭墙其实是圣殿山上一大群建筑中的一部分护墙,犹太人只拥有这墙体的西面部分,高约20公尺、长50公尺。

历史在这墙体上堆积、显现着它的演化过程:墙身下方所见的巨大石头,是两千年前大希律王所加建,用以包围所罗门圣殿(即第一圣殿)的台基。整个墙体的上方,是同样著名的伊斯兰教的圣地——岩石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哭墙墙体所属的其余部分、甚至是这墙的另一面,其实是伊斯兰教的两大圣地——岩石清真寺和阿克萨清真寺这一建筑群的一个部分,而这些被联合国决议永远归属于穆斯林。

尽管如此,散布在全世界的所有犹太人仍把墙的这一面视作自己灵魂寄托的圣殿。

在伊斯兰教兴起的初期,犹太人尚被容许在圣殿入口附近祷告,位置在威尔逊拱门以北,西墙隧道之内(即现在的哭墙男性祷告区域的最北端拱门之内的隧道)。13世纪开始,犹太人迁到现今所见之处祷告,一直维持到20世纪。

1948—1967年间,整个约旦河西岸,包括耶路撒冷老城、圣殿山和哭墙都归约旦控制,不容许犹太人到哭墙祷告。整整19年,犹太人无法前往自己心灵的圣殿一哭。1967年六日战争之后,以色列得以控制整个耶路撒冷老城,犹太人自约旦手中收复哭墙,这是2000多年来,哭墙首次处于以色列控制之下,犹太人这才有可能自由地来此为祖国的复兴和民族的生聚而一哭。

有朋友从以色列回来写下了这样两句话:世界上没有一个国家的历史是提前写好的,没有一个国家亡国2500年后还能再建国的……

当我从哭墙中走出,看着这一面属于犹太人的半截墙体被阳光涂抹成一片金黄、看到围栏外刚从哭墙里做完祈祷的年青以色列男女士兵,一脸灿烂地争着和我们合影,我心头不断回旋着只有这样一句话:

一个民族,如果连哭的地方都没有的话,那才是最大的悲哀……(FT中文/陆一  本站对内容有删改)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