萨尔曼·可汗:比尔·盖茨最推崇的老师

  • A+
发布日期:2017年03月23日 所属分类:人物

萨尔曼·可汗(Salman Khan/সালমান খান)这位被《时代》杂志评为“全球最有影响力100人”之一的“史上最牛老师”,讲过5亿堂课,教过上千万学生,受到无数人的追捧,却从没收过一分学费,他究竟是怎样做到的?

萨尔曼·可汗:比尔·盖茨最推崇的老师

超级学霸的免费小灶

2004年,12岁的纳迪娅从新奥尔良坐车到波士顿拜访自己的表哥表嫂,她早已久仰表哥萨尔曼·可汗的大名,听说他是一个超级学霸,是一口气拿下麻省理工学院数学、电子工程、计算机科学学士学位、硕士学位及哈佛大学工商管理学硕士学位的大神级人物,整个家族的荣耀。

其实,纳迪娅来投奔可汗有着另一个目的,因为数学跟不上进度,她想来寻求表哥的帮忙。孟加拉裔美国籍的可汗表哥从小聪慧过人,对数学有着天生的敏感和热爱,在一家对冲基金公司做分析师,是不折不扣的“华尔街精英”。

可汗答应帮表妹解答了困惑她很久的数学题,为了让纳迪娅听明白,他尽量说得浅显易懂,表妹的数学成绩在他的辅导下一下子名列前茅。“‘提供免费小灶’的消息很快传了出去,七大姑八大姨家的孩子——亲戚的子女都纷纷来要我帮他们辅导功课!最高峰的时候有15个之多,那阵子,我家电话俨然成了‘教学热线’,天天都被打爆了!”可汗回忆道。

一时间忙不过来了,可汗就自己编程做了个小网站,供亲戚家的孩子做练习题,他还用到了聊天软件和互动写字板,这样孩子们可以边听讲解边看到即时聊天中写出来的演算过程。这样的小灶开了两年,孩子们的成绩经可汗的辅导都得到了提高,他俨然成为了亲戚们眼里的教育达人。

假如牛顿用视频演示微积分?

那一年,YouTube视频网站上线,彻底改变了人们使用和传播影像的方式。有一天,可汗的好友问他:“你有没有想过把自己的数学辅导材料制作成视频,放到YouTube网站上,方便更多人分享。”可汗听后笑出声来:“哈,我觉得这个想法未免太异想天开了吧!不过也许我应该试试。试想下,假如牛顿活到现在,也用视频的手段在网络上来讲解他的微积分,那实在是太酷了!”

于是可汗注册了账号,每天下班后就一头扎进衣帽间制作教学视频。他的所有设备包括一台900美元的台式电脑、200美元的麦克风、一块触控面板及电子笔,还有一套截屏软件。在触控面板上,他一边画一边录音,电脑软件帮他将所画的东西全部录下来,最后再将这一段录下的影片上传到网上。

这些教学视频最先得到了亲戚家孩子们的反馈。可汗说:“他们居然说喜欢视频里我的讲解胜过我亲自对他们讲。学生在看网络教学视频时,可以根据自己的需要来观看视频,没明白,就再看一遍,不用担心别人会取笑你。”

那时可汗每天利用下班后的时间制作3段视频,精通数学的他可以仅凭记忆就制作出大部分数学辅导视频,从最基础的内容开始,以由易到难的进阶方式互相衔接,可汗有意把每段视频的长度控制在10分钟之内,以便网友理解和消化。

萨尔曼·可汗:比尔·盖茨最推崇的老师

依托网络的力量,可汗的教学视频以极快的速度被观看、传播、分享。除了数学,接着他又开始尝试制作科学、电脑、历史等其他科目的辅导视频,并解答网友提出的各种问题。随着所涉及领域的不断扩展,他意识到了充电的重要性。如果对哪门想教的课不熟悉,就会自己先恶补一番。

在他看来,网络教学的另一个好处是能够根据网友即时的反馈,“看到网友的反馈之后,我会想办法不断完善视频。”

如果你第一次看可汗的教学视频,也许会略感失望。没有制作精良的画面,也看不到眉飞色舞、口若悬河的主讲人。视频中只有一块写字板和“飞舞”的画笔,配上一堆文字、数字、公式等,偶尔画出一些颜色鲜艳的线条,但可以听到他清晰的旁白。

根据网站统计,可汗的课程比其母校麻省理工学院制作的免费网络公开课程还受欢迎。许多大学的网上课程,不过是把教授的课录下来,强调的是“教”;而可汗的教学视频,则突出“学习”的过程。可汗解释道:“传统的教学视频中,老师总是站在黑板前滔滔不绝,给人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我选择这种‘不出镜’的形式,是希望能更好地带领观众跟着我一点一点地思考。”

让学习从恐惧走向愉悦

这些形式新颖、内容生动的教学视频上线后不到一年,可汗的粉丝量就呈几何级数增长,每个月都有上万人观看可汗制作的教学视频,他一跃成为网络上的“最红教师”。网友的留言纷至沓来,“我刚想放弃物理课,是你救了我”、“你简直就是数学上帝!”大家的留言让可汗振奋不已,“网友的留言充满了感谢与鼓励,让我欲罢不能。看视频的人变多了,我想把这个事情做好,所以干脆辞职,全身心投入到这项事业当中。”

2007年,可汗成立了非营利性教育组织“可汗学院(Khan Academy)”,通过在线图书馆收藏3500多集可汗老师的教学视频,内容涵盖数学、历史、金融、物理、化学、生物、天文学等科目。

浏览“可汗学院”网站的人有功课遇到困难的学生、有想得到教学灵感的老师、有特意就某个问题前来求教的人、也有教育资源匮乏地区的孩子们,一根网线就能让所有人接触到最时髦最有趣的数学课。

可汗在回忆自己做的这个关键决定时说,“这个过程并不轻松,当时我儿子刚出生,我们还要供房,到处都要花钱,几乎全靠存款生活。那时我根本不知道这个项目会变成什么样子,当压力大时也想过不如就回去上班吧。”

有一天,可汗发现自己的银行账户里多了一万美元,追查后知道这笔钱是一个听他讲课的学生捐的,对方告诉他,捐款者及其家人朋友都在网上听可汗讲课。

随之而来的物质支持,让这个免费网站度过了初创阶段的艰难。一方面,由于教学视频点击量极高,可汗每月可从网站获得约2000美元(约合1.3万元人民币)的广告分成;另一方面,许多学生会自发给他汇钱,从几十美元到一两万美元不等。

萨尔曼·可汗:比尔·盖茨最推崇的老师

每个星期,可汗学院的邮箱里都塞满热情洋溢的感谢信。马克·赫尔伯塔迪的数学和科学成绩一直不尽如人意,“C等生”的他很难想象自己有朝一日能够成为名校电机工程学院的学生。他在感谢邮件里写道:“2007年,我在可汗学院的网站上开始观看三角函数和微积分的视频,那一年我居然拿到了整年专业绩点4.0的好成绩!要知道我以前是徘徊在2.0的人。没有可汗老师的辅导,我绝对不会取得这么好的成绩。”

不仅是学生,众多商界明星和科技领袖也成为可汗的拥趸。盖茨是可汗最狂热的粉丝之一,为了教3个孩子数学和科学的基本概念,他曾经花费了大量时间,可孩子们还是听得懵懵懂懂。2010年初,朋友向他推荐了可汗的网站,那些他怎么也解释不清的知识点,可汗通过短短10分钟的视频,就让孩子们领会要义并融会贯通。盖茨直言“令人难以置信”,并说,“真有些嫉妒他!”

盖茨对可汗的评价是:“他是一个先锋,借助技术手段,帮助大众获取知识、认清自己的位置,这简直引领了一场革命!”

可汗的事业得到了越来越多的社会认可,其规模也越来越大。创办开始的几年一直都只有他自己一个老师,而现在已有32位教师加盟,还有一支庞大的志愿者队伍。视频教程的领域也在不断扩大,从数学的基础核心课程——算术、几何、代数、微积分,到物理、生物、化学、医学、艺术、金融,历史课程等,内容非常广泛。可汗正在拓展更多领域的教学视频,比如会计、信贷危机、SAT和GMAT考试等。可汗学院目前已经覆盖200多个国家、拥有30万注册教师、月独立用户1000万人。截至2015年8月,可汗学院在线视频超过6500个,累计播放5亿多次。

对于“可汗学院”的魅力之大,新媒体专业教授金·格莱格森是这么解读的:“传统的教育体制,多少都带有强迫性。而反观‘可汗学院’大家是在想学知识的时候来观看这些视频,因而效果比较好。而且视频教学消除了面对面教学辅导所带来的情景压力,让学生免除了外部评价的困扰,学习从恐惧走向了愉悦。”

“可汗模式”颠覆传统教学

2011年3月,萨尔曼·可汗在美国加州举行的TED(即技术、娱乐、设计的缩写)大会上介绍“可汗学院”的成长故事。他的好口才和讲故事的能力正好说明了他的网络课程备受欢迎的原因。可汗语速中等、说话抑扬顿挫,幽默风趣又蕴含极大的信息量。

可汗在演讲中表示:“我希望我所成立的是一个独立的虚拟学校,所有人只要想学习,就可以来到这个平台,从最基本的东西开始,不断前进。他们可以在这里得到反馈、评价和训练。学生可以按照自己的步调学习,而老师更像是教练。”

在可汗的教育观里,他把传统的教育模式分成三个部分:上课、课后作业和考试。传统课堂的主宰是教师,学什么、何时学、怎样学都由教师掌控,学习者无论如何都摆脱不掉被动接受的学习状态,而真正的自主学习是学习者自己能掌控学习的内容、时间、程度、进度、方式和节奏。“我觉得对要完成学业的学生来说,首先的关键问题是你想花多少时间来学一门课程,你想学到什么,然后你自己来决定你该怎么做。”

加州洛斯拉图斯区卡温顿小学全体家长要求学校采用可汗的教学方式进行试点,率先在5年级和7年级开展视频教程实验,实验的方案按可汗设计的路径展开。可汗的课堂是晚上学生在家面对视频自主学习,掌握基础知识概念,白天学生在教室做练习,老师们通过软件监控学生们的学习状况,解答、辅导、激励、挑战他们,这完全颠覆了传统的教育流程。

除了视频授课,在可汗还有一套评估检测系统。学生登录网站看视频,做题,作为“教练”的老师,可以在后台评估检测系统里,准确全面地察看全班学生的学习情况,透过数据、曲线与表格,可以知道学生在看什么内容、看了几遍、看了多长时间、哪里暂停、作业完成的情况等,借此老师可以了解学生学习的速度与质量。更重要的是,当学生的反馈证明自己有能力学会后面的课程时,课程才会继续。

为了更加直观地来表现大数据,电脑统计图用颜色来标示不同学生的状态,教师能通过数据精准地知道学生的真实水平,了解他们的实际状况,真正的因材施教。如今,可汗学院对这套练习系统做了改进。它能生成一个知识地图,帮你做分析,让你知道哪里薄弱,并用图表方式反馈给你。当你观看视频发现不懂的地方,随时可以发邮件提出问题,可汗学院会在线回答问题。

实验之后的测试结果表明,该学校使用可汗学院视频教程来翻转课堂进行混合教学后,七年级学生的数学成绩得到大幅提高,有41%学生达到“先进”或“精通”水平,同比增长23%。

这正是可汗希望看到的成果。他说:“看到人们在‘可汗学院’的帮助下进入大学或取得好成绩,我实在是太高兴了。”可汗的下一个目标是,在未来5年内制作出从幼儿园到高中的所有课程,以及部分大学课程,如计算机科学和电子工程等。

不过,也有人指出了“可汗模式”的不足。迈阿密大学教育学教授沃尔特·斯卡达认为,可汗的教学方式存在“过度简化”的缺陷,“他总是利用特定例子来解释概念,如果人们遇到其他例子时,可能会糊涂……这表面上看是个小问题,却可能为以后的学习埋下隐患。”但不管怎样,可汗凭借一己之力,借助互联网这个平台,将“家庭教师”免费送给渴望知识的人,确实给了现代教育更多的启发。

可汗从不认为在线教育可以彻底取代传统教育。他在TED演讲中说道:“我从来没想过颠覆传统教育。我始终认为,在线教育是对传统教育的补充和渠道输出。对可汗学院来说,它的意义就在于让世界上任何地方的任何人都可以学习免费的课程。我们今天在斯坦福,每天上课的关键不在于你做笔记、完成作业,而在于你可以和这些真实世界里的人发生互动,比如你们可以合作研究课题、参加社团活动,这都是在线教育无法与现实竞争的地方。这也是传统教育中最有价值的地方。”(南都周刊/章元佳)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